免费看a片的软件

   .......

   .......

   见他跟个没事的人一样不答话,曲奇就问了一遍。

   “宁之,我要早恋。”她提了一个调。

   “高三那个今天和你一起罚站的?”宁之头也没抬,拿着电子笔在平板上写写画画。

   “对啊,云怿人帅又对我好,今天早上还带我去看日出,还给我挡阳光。”

   曲奇一个骨碌挪到他旁边坐好,背后的拉链就那么掉着,然后一巴掌拍在他的平板上,不让他看。

   宁之的电子笔在她白嫩嫩的手背上坏心的画了一个圈,然后抬起一双潋滟的柳叶眼,似笑非笑道:

   “哦,那你试试。”

   曲奇被他这个圈画的,那种痒痒的感觉一下就从手背传到四肢百骸,似乎还想袭击一下她可怜的小心脏,

   她猛的抽回手,把那种痒痒的感觉拍了回去,圆着眼睛道,“你那是什么态度?”

   “我之前和你说过什么?”他拿着笔,手绕到她后背,用笔帽勾着她的拉链,缓缓的往上拉。

   富二代带你遨游东京

   非常非常缓慢。

   她穿着的是一件宝蓝色的露肩鱼尾裙,宝蓝色很衬她的肤色,从这个角度看过去,正好可以看到她细腻的后背肌肤,修长白皙的脖颈,再往上移是秀气小巧晶莹的耳垂,耳垂上那对精致的耳钉闪着光,在灯光的照射下有些刺眼,让宁之下意识的想要错开目光。

   “什么?”曲奇有些挂机。

   “不要早恋。”说完,他把拉链一口气拉到头,顺便用冰凉的电子笔笔帽触点了一下她脖颈细腻白皙的皮肤,让曲奇不自主的从里到外打了一个寒噤。

   “乖,听话,快去收拾。”

   骑士突然收回手,边说边若无其事的继续低头写他的教案。

   曲奇瞪着他看了好一会儿,但宁之连眉头都没动一下,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,丝毫没有干了坏事的觉悟。

   她只感觉嗓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咳不出来,又咽不下去,这感觉不亚于深夜忍不住买一包泡面加夜宵,结果水烧好了却发现没调料。

   还是一包都没有的那种。

   她顿时就有一种想把宁之当没有调料的方便面捏碎冲动。

   曲奇恨恨的撂下一句狠话,跳下沙发,头也不回的洗漱化妆去了。

   她走后,宁之的笔顿了顿,如果曲奇回头再看一眼,绝对会发现,他那一页的教案上,一个字也没写。

   ......

   学校这边,云怿结束和曲奇的通话后,给一旁一直虎视眈眈的钟小软解释道:

   “我就是问问她有事没事,什么也没多说。”

   钟小软把书包往肩上一甩,盯着他道,“我跟你讲,你最好把你的心思收起来,今天那两个女的就是你招惹来的,少特么给小饼干添堵。”

   不论是对云怿还是于钊,或者楚子豪,钟小软说话从来就没有客气过。

   即使三人都是一同长大的交情,但在钟小软眼里,只要是她不爽什么事,不管有天大的交情,她都不会手下口下留情。

   这是她一贯的做人做事的风格。

   即使相处这么久的云怿知道她什么德行,但还是为此郁闷到吐血。

   “钟小软,你这做人不厚道,做朋友更是不仗义。”唇红齿白的少年控诉道。

   钟小软头也不回道,“可再见吧你,真亏的你还想在我这里找什么厚道仗义。”

   厚道仗义是什么?

   她做事向来随心所欲,要什么厚道仗义。

   云怿深吸一口气,以前他还庆幸钟小软和曲奇一个班,简直是老天特意安排的缘分。

   现在

   就是老天安排的千里鸿沟,鸿沟中间还站着个身盔甲的钟小软。

   于钊为了不被钟小软连带着一起diss,程看戏,这会儿他怜悯的拍拍哥们的肩,安慰道:

   “看开点。”

   云怿叹口气,“我就不明白了,她觉得我哪里不好了?”

   怎么就不能配得上曲奇了?怎么就不能喜欢她了?

   “钟小软她看得起谁过?”于钊撇撇嘴。

   这个女人从小到大,一直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盛气凌人的模样。

   真的是从小到大,不论对任何人。

   所以才会有很多人不喜欢她,和她结仇的人更是从来没断过。

   她就是个彻头彻尾都肆意张扬活着的人,让人讨厌,又让人羡慕。

   云怿听到这话更郁闷了,“我的曲奇啊,钟小软可护短护的紧。”

   于钊一时语塞。

   确实,钟小软这个男人还从没对一个人这么上心过。

   但于钊想想好像也说得过去,颇为感慨的道,“你的曲奇确实讨人喜欢。”

   云怿的脸瞬间就臭了,一双漂亮的瑞凤眼幽幽的盯着他。

   大有你特么再敢描黑一点,我就让你见识一下落山的太阳有多红。

   于钊连忙摆手,“卧槽,你脑子清醒点,我就算喜欢钟小软这个男人,也不会多想曲奇一下。”

   云怿这才收回目光,抬脚往宿舍走。

   此时已经放学十几二十分钟了,教学楼的学生已经走的差不多了。

   本来放学铃声一打,他们四的,哦不,他们三的罚站就算结束了。

   但之前洛斯塔有嘱咐过钟小软,和曲奇让他们放学等她做思想教育。

   所以三人又在办公室门口多等了一会儿。

   接过二十分钟过去了,洛斯塔才发消息给他们,说是有老师临时和她调了课,让他们自行回去。

   “今晚星行者开业宴会。”于钊看到校内公告牌上滚动的消息,忽然说道。

   两人都同时想起昨晚神奇的经历。

   “反正我是死也不会再进那个楼一次。”云怿脸上闪过一丝难堪。

   他这话刚说完,就看见夏天和温妮森两个女生小跑着过来。

   于钊当即就像脚底抹油先撤,但云怿早有准备,一把扯住他的书包带子,把他扯了回来。

   好兄弟有戏同看,有麻烦一起挨。

   做人要厚道,做朋友更要仗义。

   “云......怿对不起,早上是我做的不对......”

   夏天一上来就红着眼角,放低身段,好言软语的道歉。

   她本就生得皮肤白皙,这眼角一红顿时整个人都添了分柔弱让人不忍的怜惜感。

   这要是放在一般男生身上,绝对好好一番安慰。

   但云怿只觉得万分尴尬。免费看a片的软件